病类 病名 症状 方名 配方 用法 禁忌 原因 方解
骨科病类>>腰肌劳损>>1310号药方 风寒 腰痛 盆腔炎 附件炎 风湿 腰肌劳损及其某些腰脊 腰椎间盘突出 病变或闪腰岔气 以及某些尿路结石引起的腰痛 以腰痛为主的病变,无论是盆腔炎、附件炎,或风湿、腰肌劳损及其某些腰脊、腰椎间盘突出等病变或闪腰岔气,以及某些尿路结石引起的腰痛 加味逍遥汤加减方 【基本方】方即:柴胡12克,白芍12克,当归10克,白术10克,茯苓12克,炙甘草10克,干姜10克,薄荷6克,防己3克,续断10克,元胡12克,金毛狗脊15克。组成治疗腰痛的基本方,命其名曰:加味逍遥汤。
【加减法】
如证见脾阳不足,寒湿重的,如现头昏沉、周身沉困,或腰冷痛沉重、舌淡苔白、润滑多津的,加重方中干姜、白术、茯苓、狗脊用量,或可再加附子、薏苡仁、木瓜、桂枝等;
如肝中阴血不足,现如头昏心悸,身灼热、口渴、舌红苔薄少,脉沉细的,可加重方中当归、白芍。或去狗脊、干姜易生姜,或再加生、熟地,枸杞、肉苁蓉、天冬等;肾虚显著的,可加杜仲、鹿角片、锁阳、补骨脂等。
加味逍遥汤可治疗由诸多因素引起,而临证以腰痛为主的病变,无论是盆腔炎、附件炎,或风湿、腰肌劳损及其某些腰脊、腰椎间盘突出等病变或闪腰岔气,以及某些尿路结石引起的腰痛,皆有效验。
口服,每天一剂,分2早晚服用。 方解与说明:
临诊看病30余年,腰痛可以说是内、外、伤、妇科医生,几乎每天都可能遇到的常见病症。腰为肾之府,腰和肾的关系最为密切。肾主藏精,主纳元气,以固摄受纳为主,因而临床上肾病,又常以虚证为主。是以君不见,时下为医者,无论高级初级,城乡里外,临诊看病,每遇腰痛,常按肾虚治疗。一听腰痛,提笔就是锁阳、杜仲、故纸、巴戟,然而其结果,常是见效者寥寥。腰痛一症,无论中医、西医,都没有什么好的治法,是故20世纪70年代的电影《春苗》中,就有出自大医院医生之口的一句台词:病人腰痛,医生头痛。我通过临证受挫后反思及长期临证观察:临床上以腰痛为主诉来诊的,其病或兼有肾虚,但肾虚不是主要矛盾。以腰痛来诊的,大都由于肝木疏泄失常,气血郁滞,或兼以寒湿着肾所致,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而真正的肾虚腰痛,在日常临证上,并不常以腰痛为主证而来诊,而是常和其他病证兼而并见。因为肾虚腰痛,既以虚证所致,是为逐渐形成的,初起只觉腰痛酸软无力,时疼痛,时隐隐,其痛势绵绵,其来也缓,其病也久,劳则加重,休息痛轻。因而临证上遇有以腰痛来诊的,显然不能简单武断地概以肾虚为由塞搪过去。后来读了《傅青主男女科•腰痛门》有:(腰)痛而不能直者,风寒也,用逍遥散加防己,一剂可愈;又曰:(腰)痛而不能俯者,湿气也,可用柴胡、泽泻、白芥子、防己、白术、甘草、肉桂、山药、水煎服……初痛者,一二剂可以奏功,日久必多服为妙。
看到傅氏治腰痛,是以逍遥散从肝论治,体会肝主疏泄,有主领一身气机的作用,若肝气调畅,疏泄如常,则气行血畅,人体自能安然无恙,更何患腰痛之疾;再者,从五行学说来说,肝属木,肾属水,肾、肝二脏,属母子关系;实则泻其子,虚则补其母,即肾实则泻其肝,肝虚则补肾。肾藏精,肝藏血。精和血之间存在着相互资生和相互转化的关系;所以有肝肾同源之说,精能生血,血能化精。肝的疏泄又与肾的收纳封藏有着相互制约,和相反相成的关系。因而,治肝也即治肾,治肾也即治肝。调肝也即调肾(实则泻其子),滋肾也即滋肝(滋水涵木)。受此启发,临证治疗腰痛常以傅氏法,于逍遥散加防己方中,又加以行气活血止痛的元胡,补肝肾、续筋通脉的续断,和补肝肾、强腰膝、祛风湿的金毛狗脊。数十年来,我应用此方治验颇多,因其方剂治病之效、治病之广,几乎每日必用,甚至一日应用数次。今信手拈来临证验案数例,与君同飨,并以期就正于高明。
医案:
例一
岳某某,男,25岁,工人。2012年7月13曰以食欲不振,腰背强痛来诊。患者腰背痛已两年,于今年5月在当地医院检查为强直性脊髓炎、类风湿病。现症:腰背痛强活动不便,头昏、食欲减退、身体沉重困乏,两腿膝关节痛、屈伸痛重。患者形体瘦弱,面色黯淡,气血不华,舌胖色淡,苔白润滑,脉象弦常兼紧。诊为肝气郁结、脾虚湿气不化之病,治以加味逍遥汤加味。
处方:柴胡12克,赤芍12克,当归12克,白术12克,茯苓20克,炙甘草10克,干姜15克,薄荷6克,防己3克,川断10克,狗脊20克,制附子20克,桂枝6克,砂仁6克,羌活3克。7剂。
再诊:腰背痛大为减轻,活动已舒,腿痛也缓,饮食改善,病已减轻,效不更方,再处以上方7剂。
三诊:腰背痛强已经消失,其他诸证也遂减,望舌淡胖边有齿痕,脉沉弦无力,腰痛已愈,改处以甘草附子汤加味,以补肾助阳固本,散寒祛湿。
处方:制附子30克,桂枝12克,白术15克,炙甘草20克,狗脊24克,木瓜12克。7剂。
该患者共服上方21剂,腰不再痛,腿膝关节痛大轻,精神、气色亦为改善。

案例二
张某某,女30岁,街道商户。2013年5月16日诊:腰痛,活动不便20余天,近一、二天来腰痛加重。患者形体稍胖,平素月经每来延后七八天。身体疲乏,胸闷腹胀,食欲不佳。诊得舌淡苔白,边有齿痕,脉弦长。诊为肝脾气机郁滞、气血失畅所致,治以加味逍遥汤。
处方:柴胡12克,白芍18克,当归12克,白术12克,茯苓15克,炙甘草10克,干姜10克,薄荷10克,防己3克,川断10克,元胡12克,狗脊15克。6剂。
再诊时,患者腰痛如失,胸闷腹胀等症也减,改处以逍遥散方加减以调其经。
处方:醋柴胡12克,白芍12克,当归12克,白术10克,茯苓15克,炙甘草10克,炮姜10克,薄荷6克,肉桂6克,熟地15克,川芎10克,香附6克,鸡血藤15克。7剂。

案例三
孙某某,男,52岁,以腰痛两个月,服药不愈来诊。
患者平素血压偏低,常觉头昏,浑身困乏。两个月前某日,因腰痛剧烈,住入南郊某兵器职工医院,B超显示为肾结石。遂做以碎石治疗,腰痛即轻。医生又给予药物服用一周。腰痛之病不减轻又渐增重,经他朋友荐来我处诊治。患者形体壮实,但面色淡黄不华。腰痛偏右,咳嗽痛重。连日来,胃中也觉胀满时痛,欲呕,脉弦细,舌淡红苔薄黄。先按肝脾不和、气机郁滞、肝气犯胃施治,治以小柴胡汤加减。
处方:柴胡15克,半夏12克,白芍20克,党参15克,炙甘草10克,枳壳12克,干姜10克,大枣4个,砂仁6个。
3剂服后,胃胀痛消失,不呕能食,腰痛也轻,即改处以加味逍遥汤加枳壳治之。
处方:柴胡12克,白芍15克,当归12克,白术12克,茯苓15克,炙甘草10克,干姜10克,薄荷6克,防己3克,川断10克,元胡12克,狗脊15克,枳壳12克。7剂。
三诊:腰不再痛,头昏、困乏等症也轻,诊得脉弦缓,舌淡红苔白。其病初愈,再于上方7剂巩固治疗。 服
完后腰不再痛,至完成此案,时已半年多,腰痛没有再犯。
案例四
袁某某,男,26岁,比亚迪职工。2014年6月27日诊:有腰椎病史两年,曾经复发过几次。这天上班,正给汽车喷漆时,不小心腿下闪了一下,随即腰痛发作,不能活动,被几个工友搀架着来诊:腰痛剧烈,不能随意活动。放到检查床上都要轻缓,小心翼翼的,稍有不慎,即呼腰痛。诊得痛处,正位腰椎四五椎处,有压痛,病势较急,即先针患者后溪(双)、人中,强刺激,5分钟行针一次,行针时,叫患者慢慢活动身体,不要怕痛。待起针后,腰痛即轻,患者已能活动幅度增大,即给予加味逍遥汤加味。
处方:柴胡12克,白芍18克,当归12克,白术10克,茯苓12克,炙甘草10克,干姜10克,薄荷10克,防己3克,川断12克,元胡15克,狗脊15克,土元10克,桂枝6克。3剂。
并嘱病人回家即服,服后腰痛轻了,服完再看;如痛不止,就去医院找专科医生诊治。
3日后,病人自行来诊,谓服后腰痛即轻,现服完药后,已不再痛了。
案例五
秦某某,男,30岁,理发业。2013年11月23日,腰痛难以俯仰,行动不便4天。腰痛以晚上痛重,白天活动后渐轻。腰痛觉其腰部板硬不舒,影响日常工作,诊脉弦长,舌淡红,苔薄少,即按肝气郁滞、肾阴不足施治。
处方:柴胡12克,白芍18克,当归12克,白术10克,茯苓10克,炙甘草10克,生姜10克,薄荷6克,防己3克,川断10克,元胡12克,杜仲10克,熟地20克,川芎10克,枸杞子12克,6剂。
再诊:腰痛已愈,困乏,近来遗精病又犯。舌淡红苔薄白,脉弦尺弱,改处以桂枝加龙骨牡蛎汤补肾镇潜、固阳摄阴以治遗精。
处方:桂枝10克,白芍12克,炙甘草10克,生龙骨30克,生牡蛎30克,干姜10克,大枣5个。6剂。
案例六
又如,我于今春某日在卫生局开会,早上去时就腰痛不舒,稍痛,逐渐加重。至午餐后,在去会议室上楼梯时,颇觉费力不便。旁侧李医生发现便问:怎么了?我说:“腰痛。”到会议室坐定,会议还未开始,我便问李医生他们几个,谁有好办法?李医生说:消炎痛、芬必得——他是西医;老陈则说针灸最好——我素来怕针。
我说:我则不然,随即在笔记本上书了加味逍遥散方,说与他们:刚才已经电话告知家里,把药煎好,一回到家就喝。并说今天如果在家的话早都喝下去了,并还夸张地说了“覆杯而愈”!他们几个笑了,有那么神?我即和他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这是个治腰痛的秘方,你们记下来,以后可以临床验证。我今天也是“至人可传授,匪人莫浪说”!他们还是将信将疑。4点钟散会回家,先喝了药,晚上看电视时就已感觉见效痛轻。临睡前又喝了一次,待早上起床,腰痛消失。2剂服完,腰再未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