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类 病名 症状 方名 配方 用法 禁忌 原因 方解
阅经典原文>>伤寒论>>1086号药方 总结仲景的50个基础方 总结仲景的50个基础方 总结仲景的50个基础方
学好经方的最佳思路与方法是研究探索经方的基础方,学好用活经方的基本准则必须深入研究代表方,充实与扩展经方的最佳方法是深入研究衍生方。

学用经方的思路与方法

学好经方的最佳思路与方法是研究探索经方的基础方。基础方是指辨治病证主要针对脏腑病变属性具有普遍性的方剂。研究用活经方的第一要领是务必学习用活基础方,基础方既具有固定性、稳定性和特定性,又具有规律性、普遍性和可行性。只有重视深入研究基础方,才能为应用经方奠定扎实的辨治用方思维;只有从基础方深入学习与理解,才能把握与应用基础方。辨治疾病选用基础方的最大优点是针对病变属性而非局限于病变部位,尤其是辨治疾病的病变部位具有广泛性和不确定性时。
常用的基础方我进行了总结,可以这样说,在临床实际中,如四逆散作为一个理气解郁基础方,所有的气郁病人都可以首先考虑使用四逆散。
桂枝茯苓丸,作为活血化瘀基础方,换一句话说所有瘀血我们在治病的过程中,都可以把桂枝茯苓丸作为首选方。
赤丸,有四味药,包括乌头、半夏、茯苓、细辛,就是温化寒痰。在临床中辨证就两个痰,一个痰是寒痰,一个痰是热痰。热痰用小陷胸汤,是清热化痰基础方,寒痰就是赤丸。
一个人有湿热,选一个方治疗湿热,叫作栀子柏皮汤,栀子柏皮汤有栀子、黄柏、甘草,在临床实际中,只要见到一个人是湿热,首先选用栀子柏皮汤。一个病人来看病,下焦湿热,还有瘀血,我们选两个基础方就是栀子柏皮汤和桂枝茯苓丸合在一起。
治疗寒湿的基础方是甘姜苓术汤,这个方有四味药:甘草、干姜、茯苓、白术。举一个例子,我在门诊上班,遇到一个女同志,她说带下量多色白,从我们中医来说应该是寒湿,接着她又说她的病证与情绪有很大的关系,一不顺心,盆腔炎就复发了,心情一好,病证没有好,但是相对来说轻一些,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开两个方,一个是甘姜苓术汤,一个是四逆散。在门诊还遇到这样一个病人,慢性盆腔炎,带下色白,经常感到小腹疼痛像针刺一样,开甘姜苓术汤与桂枝茯苓丸,这是我们学习基础方的重要性。
益气补血基础方,张仲景有一个方叫芍药甘草汤,芍药是补血的,甘草是补气的。所谓基础方就是说在临床中有很多病,只要它出现了,既有血虚又有气虚,都可以加上芍药甘草汤。
补血温阳基础方是当归四逆汤。温阳壮阳基础方是四逆汤。最近遇到一个病人,她的舌头前半天右侧凉,后半天左侧凉,到了夜里左右都凉,她说凉得比吃雪糕还凉,冰得她的牙不舒服,上颌不舒服,特别难受。各种检查都没有问题。西医说是更年期,吃什么药都不行。当时,我一看她的舌质偏淡,舌苔偏白,我给她开四逆汤。四逆汤有三味药,附子、炙甘草、干姜,四逆汤用的附子是生的。我给她开方:生附子5g,干姜5g,炙甘草6g,就开三味药,并且告诉她大火烧开,然后计算时间,不要超过10分钟,当她把药取好了,药房的人说这个药最少要煎煮1个小时以上,我给她说10分钟左右。她又来找我,她说你给我说煎煮10分钟左右,药房说煎煮的时间应该长,她问我应该煎煮多长时间,我说这个方是古人的方,用的药发挥治疗作用要重视煎煮。这个病人用药一周,第二周她来看病的时候,她说舌头不再发凉了,当时门诊有几个实习的研究生,就问她喝药什么感觉,她说喝药什么感觉也没有,由于舌头比较凉,也没有感觉到苦,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到口腔就下去了。其中一个研究生问她,吃药之后有什么感觉,她说没有感觉,就是感觉舌头发凉减轻了,减轻到不再凉了,还想再巩固治疗。

滋阴凉血的基础方是百合地黄汤。
清热泻火基础方是白虎汤。
泻热通下基础方是大承气汤。我经常开大承气汤治疗痤疮,用大承气汤有良好的治疗作用,但是这里必须是热结。
温阳通下基础方是大黄附子汤。
清利水气基础方是牡蛎泽泻散。
温化水气基础方是真武汤。

要想学好用活张仲景的方,张仲景的基础方一定要牢牢记住。比说桂枝茯苓丸,我们把它作为活血化瘀的基础方,只要病变属性属于瘀血就可以选用桂枝茯苓丸,桂枝茯苓丸从张仲景的论述主要就是治疗妇科病,而我们今天在应用的时候并不局限在妇科病。
有一个女同志,身上有比较多的脂防瘤,脂肪瘤大的比核桃大,小的像绿豆大小。根据病证表现我给她开桂枝茯苓丸,病人用药之后,感觉大的在缩小,小的在消失。

今年有一个进修生,她说她爱人身上长的小肉瘤,像小麦粒那样,身上最起码50个,也不痛也不痒,就是她爱人心理上觉得不应该有。我给他开桂枝茯苓丸,加了两味药,其中一个药叫王不留行,一个药是皂刺,王不留行是活血的,皂刺是软坚透散的,大概就是在两周左右,身上大概有三分之一的肉瘤没有了,她说要再治疗一段时间。我们学习桂枝茯苓丸不能局限在妇科,只要是瘀血都可以用,桂枝茯苓丸是比较中性的,说它热就热,因为有桂枝,说它凉它就凉,因为有丹皮,说它不热不凉就是不热不凉。 四逆散,不管哪里的气郁都可以用。

另一大类是代表方。所谓代表方就是指辨治病证在诸多方中挑选针对脏腑病变部位具有特有性的方剂。学好用活经方的基本准则,必须深入研究代表方,代表方既具有集约性、典型性和特有性,又具有选择性、针对性和可靠性。学习只有深入研究代表方才能为应用经方提供最佳思路,也就是说辨治疾病,只有从代表方深入研究与探索,才能把握与运用代表方治病的切入点,辨治疾病选用代表方的最大优点是既针对病变部位又针对病变属性,也就是说,辨治疾病病变部位具有固定性与确定性。

肺寒证首选的代表方是小青龙汤。假如说,我们遇到一个病人是肺寒证,同时,寒比较重,可以加上赤丸;如果一个肺寒证,加上情绪比较激动,可以加上四逆散。这就是我们学习经方,一个方面要重视基础方,另一个方面要重视代表方。

基础方,针对的是病变属性而不是病变的部位;代表方既针对病变属性又针对病变的部位。
肺寒证代表方是小青龙汤。
肺热证代表方是泽漆汤。
肺气阴两虚证代表方是麦门冬汤。
脾胃气郁证代表方是橘枳姜汤。
脾胃虚寒证代表方是理中丸。举一个例子,我在门诊上班,遇到一个病人,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慢性胃炎。接着说多少年来都没有吃过凉东西,应该是虚寒,我们一看舌质偏红,舌苔黄厚腻,有热,开理中丸合小陷胸汤,最后达到预期治疗效果。
脾胃寒热夹杂证代表方是半夏泻心汤。
脾胃气血虚证代表方是黄芪建中汤。
肝瘀血证代表方是大黄蛰虫丸。
肝湿热证代表方是茵陈蒿汤。
肝热生风证代表方是风引汤。
肝胆郁热气虚证代表方是小柴胡汤。
肾虚不固证代表方是天雄散。
肾阴虚水气证代表方是猪苓汤。
肾阴阳俱虚证代表方是肾气丸。
心气郁证代表方是枳实薤白桂枝汤
心阳虚证代表方是桂枝加附子汤。
心阴阳俱虚证代表方是炙甘草汤。
心肝阴血虚证代表方是酸枣仁汤。
心肾阳气虚证代表方是茯苓四逆汤。
心脾风痰证代表方是侯氏黑散。
瘀热证代表方是桃核承气汤。
寒瘀证代表方是温经汤。
阳虚出血证代表方是黄土汤。
血虚出血证代表方是胶艾汤。
风寒湿痹证代表方是乌头汤。
阳虚郁热痹证代表方是桂枝芍药知母汤。
气血两虚夹湿证代表方是当归芍药散。
临床中尽管疾病有很多,疾病的证型有很多,基本上都是基础方加代表方治疗。

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心阴阳俱虚证代表方是炙甘草汤,炙甘草汤能不能和真武汤合在一起?炙甘草汤证心阴阳俱虚会出现水肿,水肿要辨两个方面,如果是寒就用真武汤;如果是湿热就用茯苓泽泻散。
一个心脏病会出现大便干结,大便干结应该辨寒热,热了加什么,寒了选什么;如果阴虚为主要方面选什么,如果阳虚为主要方面选什么?如果这个人阴虚我们可以选百合地黄汤,任何一个代表方都可以与基础方合在一起,这样我们可以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比如说小青龙汤辨治肺寒证,尽管治疗肺寒证有很多方,相对而言小青龙汤是最佳的选用方,也可以说除了小青龙汤之外其他都不能代替。
下面就是衍生方,所谓衍生方就是我们在学习古人方的基础之上应该借鉴古人用方不断地变化,衍生方是指治病用方在动态中因病证演变而又产生的方剂,充实与扩展经方的最佳方法是深入研究衍生方,衍生方既具有秉承性、关联性和可变性,又具有随机性、特异性和操作性,学习只有深入研究衍生方,才能优化用方最佳思维,亦即辨治疾病只有从衍生方深入思考与探索,才能把握与运用经方衍生方治病的切入点,衍生方是我们治病最为常用的方。
所谓衍生方就是我们用桂枝汤,在桂枝汤的基础之上加葛根;加黄芪叫桂枝加黄芪汤;可以加附子。为何要加黄芪,因为病人有气虚;为何要加附子,因为病人有阳虚;如果病人咳嗽、喘了加厚朴、杏仁。
张仲景在《伤寒杂病论》中重点突出有几个衍生方,一个是桂枝汤,我统计了一下,桂枝汤的衍生方有二十多个。另外还有麻黄汤的衍生方、小青龙汤的衍生方、百合知母汤的衍生方、栀子豉汤的衍生方等,小柴胡汤的衍生方有柴胡桂枝汤、柴胡桂枝干姜汤、柴胡加芒硝汤、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可以演变为半夏泻心汤、生姜泻心汤、甘草泻心汤及乌梅丸等,另外还有大承气汤衍生方、干姜附子汤衍生方、苓桂术甘汤衍生方、瓜蒌薤白白酒汤衍生方、麻杏石甘汤衍生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