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类 病名 症状 方名 配方 用法 禁忌 原因 方解
感冒咳嗽>>咳嗽病证>>1081号药方 咳嗽 祛痰 镇咳 咳嗽 祛痰 镇咳 咳嗽者,肺胃之病也。胃土右转,肺金顺下,雾气降洒,津液流通,是以无痰,呼吸安静,上下无阻,是以不嗽。胃土上逆,肺无降路,雾气堙塞,故痰涎淫生,呼吸壅碍,则咳嗽发作。其多作于秋冬者,风寒外闭,里气愈郁故也。 姜苓五味细辛汤 姜苓五味细辛汤:组成:茯苓三钱(9g),甘草二钱(6g),干姜三钱(9g),半夏三钱(9g),细辛三钱(9g),五味一钱(3g)。
加减方:
其甚者,则为齁喘,可加:橘皮9g、杏仁9g,以利肺气。
若肺郁生热,加:麦冬9g、石膏30g,清其心肺。
若胆火刑金,加:芍药12g、川贝母9g,以清胆肺。
劳嗽吐血,加:柏叶9g,以敛肺气。
若感冒风寒,嚏喷流涕,头痛恶寒,加:生姜24--30g、苏叶12g,以解表邪。
水煎服,每天一剂,分早,晚2次温服。 切不要吹冷风,吹冷空调,防洗冷水澡等,不吃生冷食物。 方解与医案:
《素问·咳论》中指出“五脏六腑皆令人咳,非独肺也。”《医学三字经·咳嗽第四》开篇即是“气上呛,咳嗽生;肺最重,胃非轻。”因此针对五脏六腑不同的咳嗽有不同的治法。本文作者学习《四圣心源》并分享分析黄元御的姜苓五味细辛汤的配方及临床应用,可以打开思路。
【咳嗽根源】
咳嗽者,肺胃之病也。胃土右转,肺金顺下,雾气降洒,津液流通,是以无痰,呼吸安静,上下无阻,是以不嗽。胃土上逆,肺无降路,雾气堙塞,故痰涎淫生,呼吸壅碍,则咳嗽发作。其多作于秋冬者,风寒外闭,里气愈郁故也。
而胃之所以不降,全缘阳明之阳虚。太阴以己土而生湿,阳明从庚金而化燥,燥敌其湿,则胃降而脾升,湿夺其燥,则脾陷而胃逆。以燥为阳而湿为阴,阳性运而阴性滞,理自然也。
《素问·咳论》(注:内经咳论第三十八):“其寒饮食入胃,从肺脉上至于肺则肺寒,肺寒则外内合邪,因而客之,则为咳嗽(编者注:原文是‘则为肺咳’)”。是咳嗽之证,因于胃逆而肺寒,故仲景治咳,必用干姜、细辛。
其燥热为嗽者,金燥而火炎也。手阳明以燥金主令,燥气旺则手太阴化气于庚金而不化气于湿土,一当胃逆胆升,刑以相火,则壅嗽生焉。然上虽燥热,而下则依旧湿寒也。盖肺胃顺降,则相火蛰藏而下温,肺胃逆升,则相火浮动而上热,上热则下寒,以其火升而不降也。缘足太阴之湿盛,则辛金从令而化湿,是生湿嗽;手阳明之燥盛,则戊土从令而化燥,是生燥咳。燥则上热,湿则下寒。究之湿为本而燥为标,寒为原而热为委。悟先圣咳嗽之义,自得之矣。(注:黄元御非常自豪的认为,只有他悟出了先圣咳嗽之义!)黄元御创立了治疗咳嗽的姜苓五味细辛汤。

关健与重点:
咳证缘土湿胃逆,肺金不降,气滞痰生,窍隧阻碍,呼吸不得顺布。稍感风寒,闭其皮毛,肺气愈郁,咳嗽必作。其肺家或有上热,而非脾胃湿寒,不成此病【注:就是肺有上热,如果脾胃没有湿寒,也不会患咳嗽之证】。岐伯之论,仲景之法,不可易也【注:岐伯之论,咳嗽是由于肺寒,仲景之法,仲景治咳,必用干姜、细辛,这是不能改变之法。】 黄元御的伟大,当将一个疾病的根源研究清楚后,可以创立一个方,隨证加减,可以治疗所有的咳嗽。
【病案】
这是一个长沙学习《四圣心源》学术研讨会的海口庄孟霖学员的病案。
一患者,女,60岁,患者自述,最难受的是心紧,眼睛流泪,畏寒,咳嗽,一咳即喘。年轻时生孩子因感冒咳嗽,用西药止咳,30多年了,一直靠西药止咳,中医看过无数,均无效。已经对中医感到失望。西医检查,患肺气肿、心脏肥大。
庄同学开始为西医检测报告所迷惑,肺气肿,心紧,不舒服从黄师下气汤,处方:茯苓、甘草、法半夏、北杏仁、北五味、橘皮、浙贝母,白芍药、干姜。
服用二剂无效,患者只是感觉恶寒症状减轻,咳嗽照旧,原方加细辛15g。请问加细辛后是不是就是姜苓五味细辛汤加减?二剂。一剂服后,咳嗽减轻大半,二剂服后,不再咳嗽,30多年的旧疾,二剂而愈。
为什么一加细辛即生奇效?
仲景《金匮要略》防己黄芪汤,仲景告诉大家,气冲者,加桂枝三分;下有陈寒者,加细辛三分。黄元御总结:风木冲逆,则用桂枝,寒水冲逆,则用细辛。患者临床有眼流泪水,细辛主治:收眼泪。用细辛,是对症之药,也是遵《内经》,遵仲景之旨!也遵黄师之学! 该患者30多年的咳嗽,原始于生产时感受风寒,是不是“下有陈寒者”?加了细辛,奇迹出现了。临床证明:岐伯之论,仲景之法,不可易也!也证明了黄元御是真正悟出了《伤寒论》的真谛!

》》编后语
《医学三字经·咳嗽第四》中指出“姜细味,一齐烹;长沙法,细而精”,陈修园原注“金匮治痰饮咳嗽,不外小青龙汤加减,方中诸味皆可去取,惟细辛、干姜、五味不肯轻去。即面热如醉,加大黄以清胃热,及加石膏、杏仁之类,总不去此三味,学者不可不深思其故也。”
方药中先生在《医学三字经浅说》中对此句的解析清晰易懂,特摘选分享如下:任何疾病影响到肺,都可以发生咳嗽,所以《伤寒论》所描述各种疾病中,许多兼证都提到了“咳”。由于咳嗽只是一个症状,所以在治疗上,原则是治疗疾病的本身,原发病好转,则咳嗽也自然随之好转。
至于咳嗽的对症处理,原则上不外二者。
1、 祛痰,以减少痰液本身对呼吸道的刺激,因而减轻咳嗽;或使痰液容易排出,引流通畅,因而促成呼吸道炎性病变的好转。
2、 镇咳,以减少病人咳嗽过度剧烈对精神及身体产生的严重影响。
细辛、干姜属于刺激性祛痰药,五味子则是收敛性的镇咳药,三者合用,总的作用就是祛痰镇咳。所以在对咳嗽症状作对症处理时,张仲景总是以干姜、细辛、五味子合用,或以五味子与干姜合用,其目的即在于此。一般祛痰镇咳药物有贝母、半夏、陈皮、诃子、乌梅、罂粟壳等。
《金匮要略》列痰饮咳嗽于专篇,把咳嗽列于痰饮之后,这是很卓越的认识。因为咳嗽发生的原因,多系痰液的刺激所引起。不过痰的产生,原因很多,急慢性炎症都可以生痰。痰的本身只是炎症的结果,而并不一定是炎症的原因。因此祛痰镇咳,亦只能认为是治标而不是治本,是对症治疗而不是病因治疗。